六朝松下听箫韶——纪念东南大学人文学院王步高教授

发布者:李震发布时间:2017-11-02浏览次数:1580

在东南大学,有这样一位教授:他长期从事古典诗词研究与教学,著有《梅溪词校注》、《司空图评传》等学术著作及高校教材四十多种,主攻诗学、词学、文艺美学;主编的《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为全国“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之一,获2002年国家优秀教材二等奖;主持的东南大学“大学语文”课程是2004年国家精品课程,获2005年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曾长期担任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两次被全校学生评为“最受欢迎的教师”……而对于每一个东大人来说,不能忘怀的,是刻印在大礼堂前涌泉池畔他写下的《东南大学百年校庆碑文》;是浇筑在各校区铜鼎之上他挥就的《东南大学铜鼎铭文》;是他以半阙《临江仙》填入的《东南大学校歌》,字字珠玑,豪迈壮美,这首获得“中国最美校歌”赞誉的歌也成为涌动在东大人血脉里的诗意旋律。他,就是王步高教授。

2017年11月1日,王步高教授在南京逝世,享年71岁。那个操着一口抑扬顿挫“扬中普通话”的老人走了;那个把中国古典诗词从东大课堂上到清华的老人走了;那个每每对学生谈不完六朝松,笔下写不尽“百载文枢”的老人走了;那个给东大师生校友写下最美校歌的老人走了……

消息传来,东大师生深感悲痛。当晚,校园广播循环播放校歌、学生自发聚集在体育馆前齐唱校歌……复兴国文,矢志不渝,学生自发的送别,是给一位教师的至高评价。

 “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1991年,王步高刚来东南大学工作时,学校的中文专业可以说是百废待兴。中文系当时只是社会科学系文史教研室的一部分,教师只有三四个人。

1996年,在学校与以王步高为首的专业教师的筹备下,东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复建,次年便开始招生。这之间的创业艰辛,可谓筚路蓝缕。在东南大学的这些年里,为了中文专业的发展,王步高与中文系的老师们共同努力,先后建起“大学语文”、“唐宋诗词鉴赏”(含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诗词格律与创作)两门国家精品课程,建起“大学语文”、“唐宋诗词鉴赏”两个立体化系列化的精品教材(共17种),建起两个精品课程网站,并组建了以东大牵头的江苏省大学语文研究会,获得过多次省和国家教学成果奖。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全国的大学语文教育改革是与东南大学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在全国大学语文教学中,东南大学一直发挥着引导与示范作用。而王步高教授作为两门国家精品课程的主持人,他一直把自己定位在“既当队长,又当第一主力队员”的身份上。对于这这些课程,他在教学团队中承担的门数是最多的。他的“大学语文”还同时开两个班,“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诗词格律与创作”有时在不同校区同学期一起开,“诗词格律与创作”甚至同一学期既对本科生开,也对研究生和进修教师开。他对此在文章中回忆道:“我每年要给研究生上三门课,仍每年给本科生上五门课左右。最多时有四五百人听我一门课。在四牌楼校区,有过五百人选我一门课,没有这么大的教室,只好一周上两个晚上。”

“一往情深深几许”

这么多的课时与讲座,丝毫没有打磨掉王步高教授对于教学,对于学生的热爱。虽然他早已对教材、教学内容烂熟于心,但是仍旧认真备课,大量课文都能背诵,每年讲白居易《长恨歌》的时候,从头背到尾,不错一句。同学们都报以长时间热烈掌声。他还曾在四牌楼校区为大家上“黑课”,因为停电,所有的教学内容由王步高教授在讲台上背出来,到了下课,学生们竟然也能背出来。王步高教授在文章中回忆起这件事,写道:“……效果比有电时还好。几年后还有学生记得我给大家上‘黑课’的事。”教育仿佛就是在黑暗里点蜡烛,老师亮起来,学生们也被点亮,发出自己的光。

王步高教授非常珍视东大的讲台,他常常对学生讲:“同学们,我们现在是在皇宫里给大家上课。”在致知堂那样的老教室上课的时候,他常常对学生讲:“这是当年闻一多、徐志摩站过的讲台,也是我的导师唐圭璋先生站过的讲台,甚至是王国维、梁启超站过的地方。”他于是抱定一个信念,“我的学养不如他们,我的敬业精神一定要不亚于他们。我是用整个身心在上课,我的课十分投入。讲古诗词时,我不仅是一名教师,更是一名作家和诗人,我要以与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的知己、知音者的角度去分析这些传世名篇,深入阐发其内涵,道出其诗心词魄,甚至也道出其缺憾与不足。”

读书人都说要“为往圣继绝学”,而对于王步高教授来说,教书育人却绝不仅仅是“继”,他更是要创新,在古老的文本里投入自己更多的感情与经历。在“六朝松下话东大”的讲座上,他充满激情,如数家珍,以东南大学的历史沿革为线索,详细介绍东大精神的演进与传承,并结合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讲述东大历史上的“诚”、“止于至善”、“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等校训所承载的东大精神和道德追求;每年的新生文化季,王老师都会来到文艺汇演现场为新生现场朗诵校歌,并与大家齐唱校歌。王步高教授以他的教育,成全了无数学子对于“大学”的最美好心愿。有位学生回忆:“大四毕业时听到王老师所做的‘沧桑百载话东大’的校史讲座,重新认识了这所学校的底蕴和辉煌,并促使我决定留下来为这片土地的明天努力。”

2009年,从东南大学退休的王步高接受清华大学邀请,在该校开设诗词格律与写作、大学语文等课程。曾有清华学子形容,选王步高的课“比在北京买车摇号还难”,“王爷爷的课,是值得关机两个半小时用心听的一门课。”

“期待理想成为现实”

几乎每个东大人入学后学的第一首歌都是《东南大学校歌》:“东揽钟山紫气,北拥扬子银涛。六朝松下听箫韶。齐梁遗韵在,太学令名标。百载文枢江左,东南辈出英豪。海涵地负展宏韬。日新臻化境,四海领风骚”。每次校庆、开学典礼、毕业典礼等重大活动和人文讲座、大型文化活动正式开始之前,同学们都要起立齐唱校歌,这已经成为东南大学的传统与惯例,东大精神也由此伴随着优美激昂的校歌旋律在广大师生校友间代代传承。

2001年,正值筹备东南大学百年校庆,应学校领导之邀,王步高教授开始着手校歌和百年校庆碑文的创作,前后历时九个多月,王教授像陀螺一样高速旋转,向他所认识的每一个有才华的人请教,常常凌晨两三点起床修改初稿一直到天亮上课。王步高教授给自己定下目标:在校歌写成十年之后,自己无力改动其中任何一个字。

提到校歌的写作过程,王步高教授说:“我是用《临江仙》的词牌、用文言文写的校歌,前后分四个层次。第一,写东大的地理位置;第二,写东大千年的悠久历史;第三,写百年来办学的辉煌;第四,是东大的办学理念和对未来的展望。‘六朝松下听箫韶’,‘海涵地负展宏韬’……全词一共58字,我一字一句推敲,听取意见,反复修改,最终完成了校歌的创作。” 2016年1月,王步高老师将《东南大学校歌》等手稿捐赠给学校档案馆,并饱含激情的细述了当年创作《东南大学校歌》、《百年校庆碑文》、《东南大学铜鼎铭文》的情景和过程。他说自己在当年创作时的状态已近“神魂颠倒”,仅手稿就有50-60稿。

退休后的王步高教授,时刻不忘自己热爱的东大。他说:“无论我到哪里,脸上都会写上‘东大人’,我还要为东大增光,为东大争气。”在每年的新生文化季以及学校一些重大活动的时候,他也常常回到东大,回到他所热爱的学生们身边。他曾多次向东大的同学们表示他的殷切期望,比如在2016年的春节,王步高教授就以“具有深邃独立之思想,雍容坚韧之精神,能吃苦耐劳之体魄,广博渊深之学识,善于研究性学习,敢为天下先之一流人才”这样的寄语激励东大的同学们。

而今,斯人已乘黄鹤去,东南仍萦《临江仙》。有清华的学生说,因为王步高老师,从没到过东大的他会唱东大校歌……每一次唱起熟悉的校歌,东大人便会想起那位不仅仅止于“传道受业解惑”的师者,便会想到他曾表达的最大心愿:“感谢对我情有独钟的东大学子。当你们唱起校歌,看到我写的碑文想起我时,我更想念你们,想念东大。当我百年之后,我的在天之灵每年也会到东大的各校区转上几十回,看看我所期望的‘日新臻化境,四海领风骚’理想在年轻一代的东大人手里变为现实。”(东萱)


(审核:李小男)






最新更新

一周热点

返回原图
/